泽雨轩 > 幻想奇缘 > 九宗 > 第194章 苏瑞头断 万如花得偿所愿

第194章 苏瑞头断 万如花得偿所愿(1 / 1)

苏瑞仗着伏羲琴,快活了几日。南都不敢进犯,高月红有些无措。 都尉不在身边,行事太不方便。刚准备写信给梁欢,命他干掉苏瑞,这边有侍卫禀告道:“安平王爷到!” 高月红心喜,想起那男人,连忙从轿子里光脚走了出来。 “你来啦!”高月红很是激动,冲出轿子就扑到夜长亭身上。 夜长亭将她搂住,瞧着两个白嫩的脚丫,轻捋衣衫将其裹住:“这些日子,辛苦!”说完,嘴唇便覆了上去。 高月红,一个平常大大咧咧的女子,何曾享受过男女之情,瞬间便沉浸在夜长亭的攻势下。 直到夜长亭松开嘴唇,怀中眼色迷离的高月红才渐渐清明了眼色。 夜长亭瞧她满脸青涩模样,很是欢喜,又用鼻尖碰了碰高月红的红唇。 “王爷~~~”高月红害羞地将头埋进夜长亭的怀里。 将她抱进轿中,夜长亭这才道:“五日前便已将东都打退至此,而今为何还在这里?” 高月红端直身子道:“那苏瑞拿出了伏羲琴,将士们英勇对抗,只是,那琴声很是摄人心智,时常越打越迷糊!我试了用声音干扰,可是没有任何作用!王爷,我还第一次见到如此圣器,实在不知如何应对,若是不然,我想派人干掉苏瑞......” 高月红将思索的对策一一道来,夜长亭大手抚上她皱起的眉道:“我的伏羲琴看来难倒你了!” “王爷的伏羲琴?”高月红不敢置信,想了想又道,“难道,王爷早就布了这道棋?” 夜长亭点点头。 “王爷!!”高月红满眼崇拜神色,谁能走一步想百步,除了面前伟岸的男子,还有谁? “怎么?”不相信? “我现在心里有了些想法,我不知道如何表达!”高月红环住夜长梦的腰,仰着头深情道:“我就想拥着王爷!” 夜长亭微微笑了笑,站起身道:“战!” 轰隆隆的鼓声又响彻整个战场,苏瑞正拥着珍珠躺在床上酣睡,听见鼓声慢悠悠地下了床,光着身子任凭珍珠帮忙穿衣。 “国瑞将军!”营外早有将士等候。 这些日子众将士把能夸赞的话都说了个遍,苏瑞在赞美中早已迷失自己,走出帐,打了个哈欠。 “这南都还就不死心,我看他们能耗到几时!”苏瑞在前面走着。 身后,珍珠捧着伏羲琴也连忙跟上。 “将军!”副将欲言又止。 “说!”苏瑞最讨厌旁人这般模样,想说又不敢说,吞吞吐吐的折磨人。 “大鱼城的粮草还未送到!我方恐只能支撑2周。还望将军派人催问。” “无妨!”苏瑞很是自信的摆摆手,“这次我们打他们的人仰马翻、全军覆没!走~~~” 两军对垒。 一名女子骑着大马独自站在南都军队前方,很是突兀。 苏瑞瞧着女子身材很是婀娜,心中一阵瘙痒,太诱人了。难道,这次南都使美人计了? 靠近了,顺着身材向上,才觉得眼熟。 “是你!!!” 万如花的嘴角开始上扬,她一身性感短衣,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,“唰~~”她一把抽出宝剑,直指苏瑞。 “万副御史!!!”珍珠嘴快,瞧见是她,抱着伏羲琴愣了神。 “哈哈!!”苏瑞大笑不止,“南都的军营里还安插着西都的奸细!!” 万如花并不接茬,挥舞着宝剑,指了指苏瑞,又在自己脖子上比划,做了一个抹脖动作。 “哼!”苏瑞瞧她冷静未怒,动作骇人,不免生起气来,走上临时搭建点将台,盘腿坐下。 珍珠赶紧将伏羲琴轻放到台子上。 今天必要砍杀了你! “谁取她首级,奖黄金万两!”苏瑞竖直手指直指万如花。 “战!” “战!” “战!”东都将士一阵欢呼,鼓舞之声响彻整个战场。 夜长亭骑着威武的雄狮,走到前方。万如花瞧见来者,立马恭谨地拱手退后。 “三皇子苏瑞?”夜长亭说的声音不高,却传遍了整个战场。 东都的副将看到突然出现的人,有些慌乱,此人灵力怕是很强,若非如此,气场怎么会如此强大? “正是,你是何人?”苏瑞盯着夜长亭的相貌,有些吃味。他倒是没见过如此男子,能长的如此俊美,甚至超越了自己。 夜长亭点点头,是你便好。你让我徒儿独身前往西凉山,如今身死不明,今日便拿你开刀。 夜长亭竖起手指,向前指了指。 “冲啊!” 大部队越过夜长亭,开始向东都军队进发,一时间,沙粒灰尘漫天飞舞。 双方你杀我砍,一时难辨胜负。 苏瑞坐在点将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。 人群中,时不时的便有将士望向他,赶快弹琴啊! 只要弹了伏羲琴,他们便好打多了。 万如花升了灵力,就冲向东都军营,她挥舞着宝剑,利用自己的身形,砍杀一个又一个的敌人。 “哼!”苏瑞甩动衣袖,双手靠在了伏羲琴上,万如花,今天必须让你碎尸万段。 一曲销魂的乐曲缓缓流出,似那流淌的溪水,一个美人露出白皙的美背缓缓从溪水中探出。 “转身!” “转身!”人群中传来骚乱,有人早就迷失了自己。 东都的将士兴奋起来,曲子来啦,打这些南都士兵太简单了。而且,这曲子跟认人一般,似乎只能让南都士兵迷糊。 夜长亭飞到半空,看着将手覆盖在琴身上的苏瑞道:“你弹的?” 他竟然不受干扰吗? “我的琴,自然是我弹的!”苏瑞回应道。 “我好久没弹琴了,这琴………” “哼,此乃圣器伏羲!” 两条水链直奔苏瑞面门,苏瑞连忙躲闪。 “将军!”珍珠在一旁将被偷袭的苏瑞扶起。 苏瑞一把推开珍珠,又重新坐在点将台上。 水链将伏羲托起,缓缓升到半空。 竟然想抢我的伏羲琴。 琴音停,南都众将士回了神,瞧见一道道亮光,纷纷躲闪。好险啊,再迷糊一会儿,就被一刀砍了。 “小人行径,还我伏羲!”苏瑞站起身,望着天空中的伏羲,紧皱眉头。他从小爱弹琴,却不善灵力修炼,他一个殿下,要练什么捞子么! 周围将士听见苏瑞声音,连忙升了灵力去帮忙。 一条树枝攀了上来,苏瑞望去,见识一名副将将藤蔓缠绕在伏羲琴上。 夜长亭微微一笑,松开灵力,任凭伏羲重回苏瑞怀抱。 “可恶!”苏瑞紧紧地抱着伏羲,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夜长亭。 哪里来的男人! “将军,请再赐音!”副将拱手道。 苏瑞这才向战场上望去,只见东都士兵不似之前,明显处于弱势。 苏瑞想了想,又将琴摆正,双手抚了上去。 绿色的丝光在琴身上来回飘荡,琴音不再。 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苏瑞不明所以,难道是刚才男子碰过琴了,琴怎么了?从来没有这般的!!苏瑞紧张起来! “你不弹了?”夜长亭好笑的问道。 “我,我,我今天疲累!我~~~” “那便换我弹!”夜长梦伸出手,叫了声,“伏羲!” 琴如离弦之箭一般,唰的一下冲到半空,稳稳落在夜长亭手中。 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琴身,苏瑞哪里还管什么打仗不打仗,他双眼盯住男子和他手中的伏羲琴,满脸的疑惑和不解。 “我弹一曲!”夜长亭伸出手指,拨了上去! 一个音如群山环绕,处处绿色青葱,众人停下了争斗,望着眼前的美好! “回来吃饭了哟!”一个女子在朝众人招手。 “娘,是娘喊我吃饭了!” “叮~~”接着又是一个音,众人回过神,哪里有什么美景,拿出刀剑相互抵抗。 “你可以弹?!”苏瑞嫉妒的一屁股坐在点将台上,为什么,为什么,原来这伏羲早已认主!可他对伏羲也很好的啊,日日陪伴,还特地建造了一个亭子,再布景,小桥流水,他付出的少了吗? “本就是我的琴,我自然可以弹!”夜长亭将黑色琴身上的绿光用手轻轻拂去,只见七彩的霞光在琴声周围环绕。 “送你一曲上路!”夜长亭笑道。 苏瑞没管夜长亭的威胁,他第一次到如此美景,他双眼直愣愣地盯住伏羲琴,仿佛离他远去的女子。 一曲琴音袭来~~ 似洪水猛兽,奔腾而过,瞬间踏过东都将士的身体。 东都将士丢掉武器,双手抱头,俯下身子,想要躲避。接着便觉身上一疼,低头望去,头颅已经滚落到别处。砰的一声,歪倒在一边。 “冲啊,打到朝歌去!!”南都士兵看着悬停在半空的安平王爷,激动不已,高声叫喊。 珍珠升起灵力也想抵抗琴音,奈何灵力实在有限,她害怕的蹲在点将台旁。抬头看见苏瑞满脸呆滞,哪里还指望的上。 珍珠咬咬牙,拿起发上的簪子,对着左耳便是下了手。 “啊!!!”珍珠疼的叫起来。 左手满是鲜血,拿着簪子的手不停颤抖,对着右耳怎么也下不去手。 南都士兵似潮水般涌过来,珍珠被巨大的琴音逼迫在地,动弹不了。 再不跑那里还有活路! “啊!!!”珍珠狠下心,拿起簪子又将右耳穿破。 踉踉跄跄的站起身,好了,好了,听不到了,没事,有命在就好。 珍珠连看都没看苏瑞,就向大鱼城跑去。每个城池都有守卫,跑进城里便好。 不过片刻,点将台被南都士兵围了个水泄不通。 苏瑞面如死灰,周围地面满是尸体。 “还请将军将他交给我!”万如花骑着马,拱手向八抬大轿里的人请示道。 周围鸦雀无声,高月红道:“准!” “谢,谢将军!”万如花声音有些哽咽。 她快步骑到苏瑞前面,看着眼前的帅气男子,如今毫无英气,瘫坐在地就如同一滩烂泥。 “如花!!”苏瑞眼色清明了些,“饶我一命!!” 万如花细长的腿一脚踏在他的肚子上,鞋子在苏瑞肚子上来回踩踏。 “如花,啊,如花!!放我一码!!如花~~~” 一阵尿臊味传来,苏瑞被吓得失禁。 “一命换一命!孩子,娘给你报仇了!”万如花满脸泪水,举起手中的宝剑就向苏瑞砍去。 “我错了!”苏瑞哭泣道。 苏瑞的脖子细长,万如花砍了几刀才将脖颈处砍断。 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! 万如花一身红衣,提起头颅,又骑到高月红处,将头颅举到高处,万如花道:“万如花愿誓死效忠!” 高月红掀开轿帘,走到轿头道:“踏平东都!” “踏平东都!” “踏平东都!” 阵阵声音响彻整个东都外围,高月红指着远处的大鱼城道:“进!” 排列有序的队伍向大鱼城进发。

最新小说: 炮灰女配在修仙界内卷成神 天衍王录 救命!团宠小师妹被魔尊亲哭了 坐拥修仙界后龙崽她天天磕金 星河流转终会遇见 女修重生指南 小楼别絮 心声暴露,满门炮灰背着我改剧情 元素的使者 食妖奇谭